万古生

【黄金】春华

        天色晗晓。

        尚未到日出之时,东云极处迄待曙光,隐闻远处海潮之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凡间虽然早早入了春,仍旧带着寒意。庭院内的树木渐有枝条抽出,却万万算不上葱茏。晨风拂着绿枝,绕过树下青年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料峭春寒中,青年衣着素雅,身姿俊秀标致。

        石案上立着一枝香,不见有什么香坛。只是一支香挺挺地立住。淡烟从香头抽出,丝毫不受这春风打扰,径直往高空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顷刻,一股烟燃过,那香枝径自熄了,落下一段灰烬,随着风散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过眨眼间的事,青年并不回身理睬,只是燃灭后抬手做个拂拭的姿势,那物就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    曦光泻出一丝,便有神女踏着光辉自东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锦绡花冠,颇合春日争妍之风采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她而来的便是春寒之中满树花开,方才只见绿芽的枝木立时绽满娇蕊。盛不住的索性纷纷落落,倒是晨风中一场花雨,把青年淋洒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玉卮进了法力所持的院落,扬声道:“我的仙君,这是遇到了什么麻烦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最后一字说完,玉卮已来到了金吒面前。她指间动作迅疾,携住金吒眼前落花,泠泠笑问:“难道是它伤了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吒唇角含笑拂了玉卮双指,携手相对道:“哪有什么麻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玉卮故意为难:“那就是你忘了这香的名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初七仙女下凡,便是点了这香请诸位姐姐下凡相助。

        玉卮偶然兴起,拿了这香给他。这几日去到蓬莱,正欲西归见这香燃起,方知金吒在此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吒道:“我过来东海这,想你最近还在紫府。总归也是离得近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还考虑了这问题,很贴心。玉卮扬了扬脸道:“天涯海角我也寻得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最近在忙办蟠桃宴会的事务,玉卮春时来紫府的日子是定下来的,金吒是推算着日子要她来此,否则二人又是错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细细算来最近少有见面,玉卮忙着瑶池堆满的细事,旁处上心少些。

        想他特意在此等着,玉卮心中欢喜,慢吞吞问:“在这等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吒嗯了一声,说道:“一两日。”说时抬手摘下一枝花递给玉卮,“不然又见不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晨风花雨仍在纷纷洒落。

        清姿灵秀的仙客却早已踏云寻去九重天。

        玉卮嫣然道:“就是要借花献来,你这也太省力了些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吒有意道:“那要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玉卮看着金吒,手扶上他腰身。金吒心中一动,正要回抱住,却见玉卮从他臂弯中溜出,手里拿着刚刚从他腰间扯下的玉络珠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瞧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吒点点头。玉卮合上掌心,那上好珠玉在她掌间化为粉末,白霜中又生出一朵娇妍的玉花。金吒笑道:“这有何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正说笑,玉卮手中不稳,失手把那玉石甩出,早不知掉到了凡间哪里,寻得的话怕不是已经长出一座山来。她看看白素云雾,又抬首看看含着清波涟漪的双目,登时脸上一层绯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想不到还能体会一下幼年顽皮闯祸的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玉卮埋头在他颈间,意图掩下绯红,话里的笑意却怎么也压不下去:“等回去给你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难辨花与玉孰雅至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吒抚拍着怀中仙女,欣愉之意不减:“刚刚不是给过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借得料峭寒中一段香。


评论(6)

热度(64)

  1.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