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生

【黄金】云不掩朝阳(廿二)

        金吒又从梦中醒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梦乱的很,把先前的事和幻梦糅杂在一起,难以勘破其中。他不敢说预示了什么,只怪自己修为不足。

        晨光熹微,金吒修炼入定,心绪逐渐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儿进来后见金吒盘坐床上闭目养神,忆起初见时对方说的幼时曾受高人点化,心道:他若真有机缘,几世下来未尝不能度化成仙。转瞬又想:他不可能是金吒,他俩素无瓜葛,没必要隐瞒身份,也没必要将自己弄到如此地步。况且她想不到金吒会出现在那里的理由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这天早饭时候,金吒才瞥到黄儿手上不见了灵石,忽的想起梦里三公主典当灵石一事,又忆起他曾问她灵石所去,黄儿只说放起来了。这令他不便再问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俩几日来交谈甚多,金吒一时恍惚这些天是否真的有此问话,动作不由迟缓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儿见金麒吃着吃着延滞下来,觉得好笑,拍拍小臂问他:“你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金吒回神,思索一会试探道,“你手上的宝石呢?能不能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取下放起来了。”黄儿下意识摸了摸指根,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提这个,但也如实说给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梦中所见,没人和他说过此事,金吒自是不可能凭空质问黄儿是否将其典当了。但灵石是七仙女贴身的宝物,没了灵石就不好施展法力。金吒下凡前曾向黄儿讨借灵石,他自然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,三公主没了灵石无法直接参与到七仙女思凡一事中,免得这位性情火爆的殿下又在天庭干出大打出手的事。如今在凡间,黄儿先前又受过伤,怎么会无故离了护体法器。金吒愈加笃定灵石已不在她身上,生硬道:“好,那拿出来,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儿一向不喜这种语调,哪怕是金麒她还是有些不快,啪的一声拍到桌上,压着气火还口道:“什么意思?我要不给你看,你能怎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宝石对你来说不是很重要吗?收起来为何不能拿出来看看。”黄儿所言愈加让金吒相信她把灵石典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儿不多争执,起身将灵石召出。黄色灵石浮在两人面前的半空中,熠熠光辉如虹,转瞬落在黄儿伸出的掌心里。她将手中的灵石扔到金吒怀里,挑声道:“不是要看吗?看吧。”说罢黄儿又靠近了些,一双眼睛带着猜度,与金吒对视:“真是奇怪,你看它做什么?你识得这是何物?”

        灵石既在她身边就好,金吒本想说的话让黄儿一下子打断,把灵石塞回她手中,语气又平缓下来解释:“不识得。我看你没带着以为丢了,就多问了两句。是我冒犯了。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儿点点头又坐下,托腮瞧着他笑:“这有什么好道歉的,你怎么注意到它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,”金吒难得磕绊着说话,“你那天醒来不是在找这戒指么,我想它应该对你挺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待到金吒喝完饭,黄儿手挥,物什各归其位。及至今日,她的法力已然恢复过半,也是第一次在金麒面前使用法力。看他面无波澜的样子,黄儿当真好奇他说自己曾受点化究竟是何种程度。问到此事,金吒答不过知道些修心凝神之道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儿道:“我不懂医术,也不曾修习过这方面的仙术。但是你既然懂调息导引,我将部分法力渡入你的体内或许可以治疗臂膀的伤。”金吒听闻此言,心想如果三公主要修习医术,回天后倒可送她几本医经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凡人伤筋动骨,一条臂膀也许就这么废了。但是金吒之所以恢复迟缓,不过是先前失了一块仙骨,待他恢复后此伤也不成问题,无需相助。他俩鲜少谈及此事,看来三公主显然是仍有歉意,耿耿于怀。金吒道:“小伤罢了,过段时间就好了。再说,你先前在五陵伤势严重,痊愈了吗?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正说着,有人推门而入,正是袁芷。她走来这边的时候看到屋内闪烁,以为在白天燃了烛火,敲门无人应答便擅自推开,见到那两人说着私密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屋内摆设依旧简洁,只有刚刚的碗筷摞在一起还不曾拿出去。袁芷道:“我刚敲门没人说话,所以自作主张推门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吒是第一次见到袁芷,听黄儿所言是这个小女孩相救,颔首致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说了会儿话,末了袁芷邀他们共进家宴,被二人婉拒了。黄儿不想见其他人,金吒更是喜静的性子。袁芷也不勉强,临走前想起什么转身说这两日晚上也有端午活动,有趣的很,若是有兴致可以夜游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儿下凡以来遭遇颇多,又坠水数日,早已不知道何月何日。他二人近来外出都挑着人少的时候,却不知已到了端午时节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等到袁芷走了,黄儿关上屋门,昂头问道:“果然人都过糊涂了,忘了什么日子。端午的话是不是要吃粽子啊?你要去玩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吒摇摇头道:“你要是想出去的话,我可以和你一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儿抿嘴笑了笑,朝金吒走去,将双指搭在他脉搏上,而后滑入掌心,两人掌心相接。金吒感受一股法力自黄儿掌间传来,运及全身。他若只是个普通凡人,真是白费了一番苦心。黄儿法力与金吒相近,灵力汇入时自觉周身畅快,肢体轻盈,如同那日灵石之力疗伤。

        事罢,黄儿道金麒其人若是潜心悟道,未尝不能飞升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吒心中暗语,我若真是这个年纪也早已修身成圣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今刚提了正值端午,两人便做了粽子来吃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儿觉得早些告诉他自己的身份真是件明智的事,如今也不用多做隐瞒,心思坦荡。

        院内种了几株树,食罢黄儿飞身坐在离木窗最近一棵树的枝杈上。双腿荡在半空中,黄儿整个人靠在枝干上,身形被枝叶影影绰绰地掩盖着,若有其事地看着外面成群聚堆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屈原大夫投江早已有数百年之久,如今祭祀的活动很多,此间地处古楚地,更是热闹非凡。白日赛龙舟的就不知赛了几天了,只是黄儿现下实在不想近水。现在尚未日入,人群熙熙攘攘已有了入夜集会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重天的节日庆典自是与人间不同,金吒早也不知道如今凡间祭祀节日何种面貌,三公主亦是难免心有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倚靠窗边,对着叶间乘风的仙女道:“你看了许久,也带我去看看?”


评论(7)

热度(51)
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