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生

【黄金】山色空蒙雨亦奇


        她拿着花束回来的时候那个人正站在楼阁远眺。


        亭阁掩在山林之间若隐若现,蜿蜒至群峰深处,极有雅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袭玄墨绣金长衣,腰束玉带,乌黑长发用一明冠素簪束起。远看便如画中人影一般,长身英挺,仙姿玉质。明明是极为繁复华美的打扮,偏偏隐在山青雾色之中,姿仪素雅。

        青年转过身来,冰雪白皙的面庞上剑眉星目,墨影中淡出一点珠玉。金吒见黄儿回来,不自禁露出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儿抬手对他挥了挥,踮脚便向着山间楼阁飞去。仙女身姿绰约轻盈,织金缎裙上的素白暗纹浮动间流影含光,似是藏着无数白蝶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惯是个性急的,顷刻间落至金吒面前,他伸过手臂揽住黄儿腰身,带至怀中笑问:“你这一大早去哪玩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儿拍拍他道:“去后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又松开手臂,两人坐在一长椅上,黄儿把东西随意放至一边,兴致盎然地说些今早见的趣景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儿把采来的花递到他手中,惹得满是芬芳。她眉眼弯弯地问:“会做什么?”金吒摆弄了一下,侧过头看她:“花环?”黄儿先是一愣,笑得更嫣然:“好,好,那你编个花环给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金吒没弄过这些。黄儿下巴搭他肩上,倚靠得很是舒服,美目流盼,看着那修长手指侍弄那些还带着清露香泽的花枝,偶尔出言点拨几句。金吒是个灵巧的秉性,黄儿如此说,他便照着做,手上功夫也不焦躁,不疾不徐地梳弄着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儿只是看着他摆弄花枝也很有滋味,后来也不说话,两人静静地倚坐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察觉出肩上的力道更沉些,金吒侧首看了看,黄儿阖着双目,睡容姣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柔静秀颜,和平日里热诚可爱的模样有些不同。她睡着时,或者只缄口立于某处,是看不出内里是个张扬热烈的性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吒试着抬抬手,却被黄儿半身压着,动作实在不便。他放下手里半成型的花冠,另条手臂伸来把黄儿环过,起身抱她到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儿睡得很沉,也难怪,昨夜休息的晚,今早又出去玩了足足半日,确实会有些疲倦。


        山间雾气凝成珠,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,窗内也渗进凉意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吒把编好的花环放在木案上,坐在黄儿身边给她压压被角。

        细雨蒙蒙如雾,若不是他伞边坠了一滴水,也难以看出与山雾朦胧之景有何不同。雨势再大些,金吒收了伞进去,见着黄儿睡得不如先前踏实,翻了好几次身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起了逗弄的心思,时不时轻划过黄儿手心。
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是被金吒碰的,还是雨势喧吵的。黄儿迷迷糊糊握紧了不安分的手指,含糊问道:“什么声音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下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下雨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几乎同时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儿撑起身来,俨然睡饱得神气扬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下雨了。”她又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儿掀起被子,就这么赤脚走下去,透过木窗看着外面山景。

        迤逦山峦裹在缭绕雨雾中,青黛连绵无垠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转过头刚要说话,金吒正站她身后,差点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心有灵犀地想到同一个地方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山畔一处湖泊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处雨意依旧朦胧,湖面镜光妩媚,隔着薄纱映下层层山景,甘心沉醉于此。

        胜似仙境。

        着花冠月帔的仙子踏水寻趣,便是墨金难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天仙眷侣所至之处,何处不是仙境?


评论(11)

热度(50)

  1.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