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生

【黄金】云不掩朝阳(二十)

        初夏渐暖,林间鸣声啾啾。屋内散着清意。金吒正在修炼养身,自他周身萦绕着清莹泽润的气息,消解了朱明赤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金吒。”黄衫素裙的女子推门而入,笑意满满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稍加调息,起身到黄儿身边问道:“怎么了黄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……说今晚有个庙会,届时热闹得很。我们一起去吧。路经的湖畔正是百花盛开的时候,想必景色也是不错。这几日都呆在七妹家,还没出去好好玩玩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凡间盛会必定各路人众多,金吒一想先前黄儿曾被凡人所骗就有所顾忌,但若是不应岂不扫兴。黄儿见他不说话,温声道:“你要是不想我们就不去了。还有这几日身体可好转些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吒道:“没事的。我只是在想鱼龙混杂,担心你又遇到什么危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儿笑道:“我会遇到什么事?我的伤已经无碍,灵石也拿回来了。就算法力尽失,七妹他们都在,你也在我身边,会有什么危险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说至最后,颇有种撒娇的意味。金吒牵住她手道:“是我多虑了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下凡已有数月,那日金吒为了追回被骗取的灵石,追着三公主来到凡间。三公主自不可能归还灵石,他二人又都是善动手的性子,枪剑交锋中竟误伤了三公主的仙骨。金吒向来恪守天规,如今丢了紫灵石不说,还重创三公主,只以自己的仙骨替换受伤的仙骨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公主醒来后一通怒火,不顾伤势坚持要找到七公主,途遇歹人。为了三公主的安全,金吒自断一臂;为了照顾金吒,三公主典当了灵石。两人日日形影不离,互生情愫。到了董家之后,两人才又取回灵石,也就是前几日的事。凡间的事对她们来说有趣的很,黄儿几日未出,听闻有什么集会,自然想去玩耍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下凡之后,他所行所为皆是有违天庭律石,但只得面前人心悦,也没什么好顾虑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用罢午饭,一行几人先来到湖畔游玩,林间花叶葱茏,馥郁芳香沁入心府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儿金吒携手同行,走在众人之后,低声耳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庭尚未知晓几位在凡间的公主行迹,并不代表他们就是安全的。黄儿呢,金吒想她可能愿意留在凡间。当时灵石丢失,金吒反而比这个失了法器的仙女更着急,她却道:“做个凡人又如何?”可如今他二人法力不失却迟迟不返天界,究竟为何他自然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吒可以成为天宫清冷淡薄的甘露太子,也可以成为一个普通凡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儿却开口先提及此事:“金吒,你想留在凡间还是回去天庭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先别回答。”黄儿抢先又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抬手指了指前面二人身影,模糊难辨。那混茫充斥在金吒眼中,几乎要把身边的黄衣仙子也一同抹去。“也不会像七妹一样被剔骨,可能是最好的结局了。但是神仙也会有感情,感情又有什么错?”

        感情又有什么错?有违天规,却不违本心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儿忽而对他笑笑,松开手向前走去,同她姐妹嬉笑打闹一番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空中大作雷音,一阵金光闪至,自是托塔天王奉命下凡捉拿诸位公主回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逆子金吒!”托塔天王落在众人面前,隔着数步距离。金吒心下一沉,离开人群走近天王,颔首道:“父亲大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金吒,你看守金枪阁不力,又迟留人间久久不返,你要不忠不义吗!亮出你的金枪,请诸位公主回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庭法度不可儿戏,神仙各居其位,三界才能安宁。出枪!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仙面前,金吒唤出金枪,缓缓将利刃冲着对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这些日子相处得太过平和,平和得忘了金吒的职责。身为年青一代法力最高深的天神,金吒征战各处千百年,杀伐决断,此刻眼里却是一丝不甘与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儿踱步向前,她从众人中走出,逐渐走近金吒。金枪佁然不动,细指搭上尖刃,它的主人从未有伤害之意,尖刃也仿佛十分绵软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直勾勾看着金吒,却并非同他说话:“天王要我姐妹回天,恐怕没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三公主,快和众公主随小仙一同回天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除非我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三公主,还是不要为难小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天王说罢,正欲祭出玲珑宝塔,却见云雾之中霞光掩过,有青鸟伴至身侧,那正是三界的主宰。金吒顺势将长枪收回,同天王拜道:“娘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母的声音自云天之间而来:“黄儿,不要胡闹。天王奉命下凡,你抗旨不遵蔑视天规,难道要和紫儿一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母后觉得我做错了,那就剔掉我的仙骨,贬入凡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衣女声音穿破云层,铮铮强劲,她话音方落,抬手指着胸前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王母也未曾料到如此情形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儿指尖缀着光芒,石火电光之间探入体内,断了第一根仙骨。她曾碎了不知多少仙妖的根骨元神,也目睹了当日七妹剔骨之刑,如今也想用此来换得一些其他。黄儿还不知道初下凡间所受的重伤是金吒换骨相救,现在她清醒受着仙骨碎裂和元神削弱的苦楚,视线逐渐模糊失神,耳边嗡嗡感受到姐妹急切的声音和王母的心痛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断骨之痛几乎落在金吒心上,刺激着他的神识。

        长枪一挥,从黄儿腕间挑过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吒最后对黄儿笑了笑,转身向王母和天王跪拜:“灵石失窃、三公主未能归天,全是金吒一个人的过错。小仙愿一死以谢天宫。王母明鉴,公主不曾有违天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俩都是自出生时便注定成神成圣了,黄儿更是天生的神女。金吒不想她落入凡间,与她母亲对立,黄儿当是那位骄傲张扬的三公主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吒在灵山修行多年,不知看了多少世人的沉沦苦楚,黄儿万不该为这短短数日受责。天规在前,千万年相识后的情谊如皓皓明月,如今黄儿愿为所求放弃一切,金吒亦是。于他而言,黄衣仙女却是更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金枪穿体碎了根元。当日误伤黄儿她也是这般感受吗。

        痛苦之中金吒的思绪依旧清晰,原来在她身边的时日已经结束了。



---------

前两天收到条很可爱的留言,垂死病中惊坐起来更文。谢谢每位肯定、评论的小伙伴。

评论(8)

热度(41)
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