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生

【黄金】云不掩朝阳(廿一)

        上仙的衣服大都是织女姑娘以祥云织造。七仙阁与织女星相距不远,她们姐妹倒是常向织女讨教手艺。黄衣女不善纺织,却有一手好的刺绣工艺。王母的凤袍多是由她来绣织的,将霓虹的光辉钉入其内,庄重典雅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儿想给金麒缝一身新衣裳也是让她犯了难。她对凡人衣服的样式不甚了解,最后还是比照着原来的缝了件几乎一模一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金麒……”黄儿一双纤手握住金吒,几日来看着他的面容逐渐好起来,也恢复了血色,却不知何时才能醒来,心急难耐,过了须臾掌心与他分开,似乎还带着余温。

        是他不顾安危地救了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般将生死置之度外的黄儿从未见过。他是什么人又有何妨?

        瑶池金母掌管长生,拥有着长生术、不死丹药和万年蟠桃这些令凡人上下求索的神物。长生术法乃因果机缘的法术,不得随意使用。黄儿承袭瑶池一脉,法力尤为佼佼者之列,她以瑶池秘法在锦囊荷包中藏了一道锁魂护命的咒法,若是金麒今后有什么危险自可保全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如何,黄儿不希望看到他有任何危险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木窗之外,烟雾朦胧,此处望去景色别有雅致。江河在不远处,陡然静心听闻此音,倒是勾起了多条思绪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儿担心屋外凉气伤人,不多时合上了窗户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左肩的伤势牵动了半边身子,连带心口一阵绞痛。金吒昏迷数日,眼皮沉得很,酸涩锐痛遍及了半边身子,试图坐起身来左臂却如何也使不上力,恍惚之间感受到有人把他扶坐起来又喂了几口温热茶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尚无气力,双目又未清明,只知倚靠在怀中,有人低声言语。淡淡的清芳环绕身周。

        半晌,金吒垂着的目光才微微扬起,渐从失神中缓过来,张了张口道:“黄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儿几乎日夜不离地守着,看到金吒有醒来的迹象十分激动。他口齿尚不清晰,音若游丝,微弱喊出她的名字,黄儿又惊又喜:“是我啊,是我。”又将手从金吒背后抽出,放了个靠枕,缓缓喂了几小口水,问道:“你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吒微摇摇头,道了个“无碍”的口型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儿知他初醒体弱,也不多问什么,只望着笑。片刻后黄儿方才想到他昏睡数天,该是吃些东西疗补身体,又道:“你躺下歇息,我去给你端些饭菜来。”

  

        虽然金吒在五陵时失去一块仙骨,毕竟不是凡体,他在黄儿出去的这段时间内调息运气,再加上这几日来的细心照料伤势好转不少。只是左肩伤及筋骨,仍需一段时间才能恢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前些日子自觉心神不定,陷入梦魇,与老君交谈后仍是心中不畅,这几日来依旧大梦一场。那日的箭伤与梦中自戕的伤痛逐渐重合,刚刚差点让他分不清是否还是在梦境与虚幻之中,所幸这种熟悉的情形让他破了心障。等到黄儿回来的时候,金吒状态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儿自然是没照顾过受伤的凡人,不知道真正的伤患是什么样的。她见金麒什么样便以为凡人受伤了就真的什么样子了。这么一会功夫,黄儿发现他比初醒时好了不少,甚是欣喜,仍要他好好坐在床边等自己摆好饭菜碗筷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吒不多作推辞,接受了黄儿的好意。这些饭菜都是她亲手做的,别有滋味。倒是黄儿站在一旁,注意到金吒左手不便,忽而想起那日郎中的话。这些天来她日日忙碌,今天又见金吒苏醒,心中欢喜,竟忘了郎中那句未尽之言,“这位小相公的左臂……”恐是难保,念及如此心里一阵苦涩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吒见黄儿刚还一片笑颜,此刻却是泫然欲泣的模样,甚是不解,问道:“黄儿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儿敛了敛神情:“没什么。金麒,你恨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吒不知她何出此言,茫然道:“我为什么要恨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她,当日金麒也不必卷到和那些人的争乱中,更不会无妄废去一条手臂。黄儿低下头,不忍看他,把事情都揽在自己身上:“是我害你受伤的。你救了我两次,我只给你带来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事。倒是你,确确实实救了我,我该感谢你才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眼见黄儿还是笑颜不展,金吒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只好也默默无言地歇在一旁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那凡间的药店里不过是些普通药材,对凡人或许管点用处,对于神仙来说不过杯水车薪,万比不得自身修炼恢复得快。不过事到如今,金吒也不好又将身份一事扯清,何况还与黑骨仙等事相连。只盼着两人早些分开,这三公主当做路遇一个普通人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儿还记着那郎中嘱咐的药方要服用几副,如今还有剩余,便如前几日一样给他熬制。知晓她的好意,金吒便也坦然接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待金吒饭后喝完了药,黄儿把新缝制的衣裳拿过床榻边上给他看。黄儿道:“那件衣服破了,我做了身新的,你待会可以试试。”又把荷包专门拿出来递到他手心中,郑重其事道:“里面放着给你祈来的平安符,你可要带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吒看黄儿拿来衣裳,不知道该说什么,又见她拿着荷包若有其事的话语放松下来,笑道:“既是仙女,怎么还用去祈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仙女祈来的平安符你带是不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会好好收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儿又嘱咐道:“你一定要带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黄儿心起了与他共度的念头。想是和七妹董永那般,若能与金麒共度一生也是神往。自己在他身边,决不能让他再受伤了,可是黄儿总觉得还要再多添点保障才放心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时来帮忙的伙计见那青年已醒,道喜祝贺。

        江岸常有人聚集,显得很是热闹。不过金吒初愈尚需休养,二人也不去那人多的地方凑集。

        附近也有静谧之处,可见一双身影同行。

        清俊秀雅,宛若神仙眷侣。


评论(8)

热度(50)

  1.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