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生

【黄金】云不掩朝阳(十九)

        郎中与袁芷出门进了别屋,他写下一张方子递给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地人对周边总是了解得多的,袁芷是本地有名的灵巧聪慧,郎中也不由多嘴道:“袁姑娘,在下知道你好心。不过这两个陌生人来路不明,这女子又生得貌美。虽说本州府清明,但是难免不会生出祸端,你可要小心惹祸上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芷自然听出郎中话内何意。她并非不出闺阁的娇女,自然知道坊间流布的传闻。袁芷生得秀丽,若非本州清明也难免遇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道:“先生好意我心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送走郎中后袁芷转身走到那二人屋外。袁家小有富足,此处是家中一别院,安静清谧。袁父与她兄长外出做事,家中只有袁母与她姐弟三人。江岸人家豁达淳厚,袁芷自小机敏,及笄之年颇有当家之范。她平日与同伴友好,但这也第一次救助旁人回来,难免有些手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走到门外,想起黄衣姑娘清灵之音,心中不知为何有些紧张,又有些亲近。袁芷拿着药方,心中默道:这是给那位公子的药方,可等伙计抓了药来服用。

        袁芷推开木门,见那黄衣姑娘正站在离门边不远处,听闻推动声响冲自己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袁芷看那青年尚是昏迷,这姑娘肯定心中担忧,便主动提出让家中伙计帮忙取药送来。黄儿却推辞道自己亲去便好,不需再麻烦旁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二人走出门外,黄儿又深深看了金吒一眼,眼中愁虑真切。她对着少女浅浅露出一个笑容,合上木门与其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袁芷想她坠水受伤,虽穿着不凡,身上未必会有钱物,本意替她抓药,却不想这女子出手不缺财物。黄儿在袁芷引路下按药方取药,又买了匹布,金吒衣裳左肩处已撕扯得不成样子,应该做身新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袁芷毕竟年幼,历事不多。黄儿他们沉于水下却神色祥和,她醒来后又不似有事,袁芷难免心生纳罕。这一路她多次想问黄衣姑娘经历了什么,又频频忍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儿心思全在金吒身上,秀眉颦蹙,沉默少言,也无心交谈。两人回到小院已是日入时分,黄儿在门外稍顿一下,跟随着袁芷一起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袁芷心思活络,想到这里安静更适合伤者,她不知道黄儿是否愿意见其他人,又让人送了晚饭和熬药的物什。袁芷把这的情况简单说来。她与母亲、兄弟不住在此处,院中平日无人,黄儿金吒可在此好生休养。今日天色已晚,明日会有人来帮忙。

        临走前,黄儿摘了玉簪,戴在袁芷的发髻上,道:“袁姑娘,谢谢你。”黄儿不知人间讲究怎么感谢,就把从七仙阁带下的青白玉送给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袁芷一阵恍惚,忘了有没有说过自己的名字,也忘了面前这个姐姐刚刚是否戴了发簪,喃喃道:“不必客气,要是有什么需要的可以和我说,或者直接与伙计说。”说罢道了别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在这里约莫过了五六日,金吒依旧未醒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儿每天熬药做饭,喂他进食,余下的时间便是自己在屋内修炼,缝制衣裳。之前他俩置气,黄儿哄着金吒就早已说了她是仙女的事,便是在他面前使用法术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袁姑娘也曾问过黄儿还需要什么,被黄儿拒绝了,照顾金麒她不想假手于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就算是仙女,面对熬药一事也是十分艰难。黄儿不曾修习什么医术,再者天宫凡间各不相同,初次熬药一直紧张着火候大小,又差点被烫到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凡人过得可真是麻烦,她心想,但就算是再辛苦忙碌十倍、百倍她也是应得来的。两三次过后,黄儿就熟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开始时有个伙计在一旁守着,看到黄儿差点伤手就说他来帮忙,道:“这些事我来做就行,你一个大家小姐怎么做的了这个啊。”黄儿偏要亲手熬制,回言婉拒。她依旧站在药炉一边,拿着摇扇注意火候。

        袁姑娘尚未出阁,但这伙计却是二十来岁的年纪,看这姑娘细致贴心便也知道何意。伙计一副明白的样子,憨厚笑言:“一片心意?”黄儿站在炉火边,热气熏腾得有些红扑,双颊绯红,点了点头。伙计又道:“哎,这有什么,娘子给夫君熬药,那也是自然的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夫君,黄儿听到这个称谓,心中一动,俏容浮着红晕,不再接话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你要早些醒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金吒迟迟未醒。黄儿坐在床边,将碗中汤药吹凉,一勺一勺喂至他口中。几日来一直如此,可是金吒丝毫不见醒来的迹象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儿拿着手帕轻轻擦去他唇边水渍,心中怨道,你怎能睡得如此踏实。

        便是有了梦魇,稍有惊动也好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日郎中说他过几日许能好过来。黄儿一直记着,盼着他早早好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儿虽然法力有所恢复,但并未完全回至往日一般。她也不敢妄自往他体内传运灵气,生怕这具凡人之体承受不住,反倒好心误事。好在几日悉心照顾下,金吒虽还未苏醒,但面色日益好些,比先前红润许多,不似那般苍白骇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闲时无事,黄儿或在院中,或在屋内裁制衣袍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日见袁芷和一更加年幼的男孩过来。袁兰牵着姐姐的手,站在她身后,黑色眼眸溜溜转着,看着那天救回家的女子。袁芷道:“这是我弟弟。屋内那位公子身体可好些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姑娘带了疗养的药材来。黄儿想多亏这好心姑娘相助,让她省力不少功夫。黄儿笑道:“他好多了,袁姑娘,多谢你这些时间的照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兰还是不言,听着她们说话。交谈间,黄儿看着袁芷满眼喜欢,道:“我想起了家中妹妹,她好穿绿衫,素来机灵。今日袁姑娘来,倒像是见着她了。”袁芷脸颊飞红,似是绿叶绽了春花,尽是羞涩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临走前,袁芷道:“姐姐好生休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儿进了屋中,她所言不假,下凡许久今日不由思念起姊妹。还有四妹,她现在哪呢,黄儿不清楚,当真在凡间吗。她往床榻上看去,金吒依旧安躺着。

        黄衣仙女缓缓走过,在他身边驻足站立。

        须臾,黄儿自语说话,哪怕这里只有她一人听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金麒,你快点好起来。我想见我妹妹,你要和我一起去。”



-------

马甲这个问题,剧透下黄儿没能发现。

黄儿通过梦境只知道七妹思凡被罚,自己下凡被金吒骗过。但是如何骗她的其实是不清楚,当时金麒这个名字黄儿也只是推测联想到金吒的,不是听到过。在本文剧情里金吒也没干过打伤仙骨拿灵石的事,所以黄儿不会对他有什么恨意。给金吒加点不断臂、不被恨buff

再者金麒表现出来就是个凡人,不是黄儿不发觉,实在对方太能演。

评论

热度(36)

  1.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